>>正文

寂寞空庭春欲晚电视剧1-45集全集分集剧情

来源:电视猫编辑:济南网络广播电视台2016-02-15

关键词:寂寞空庭春欲晚电视剧, 寂寞空庭春欲晚分集剧情, 1-45集, 郑爽, 刘恺威,

摘要:寂寞空庭春欲晚电视剧1-45集全集分集剧情。该剧讲述了一代帝王康熙与良妃琳琅真挚美好的缠绵爱情故事。康熙八年,康熙在纳兰容若辅佐下力擒鳌拜,奠定了两人兄弟般的情义。卫家因鳌拜案受牵连被查办,卫琳琅投奔纳兰家。为了家族声誉及仕途,琳琅入宫为秀女。康熙发现琳琅与众不同,渐生感情。康熙年少登基豪情壮志,容若尽心辅佐康熙。康熙意外发现容若与琳琅旧情,误会下决定成全他们。一场意外令康熙、容若兄弟情谊再显,同时容若也明白自己与琳琅已成过往,康熙释怀。太皇太后孝庄见证两人感情,告诫康熙所背负的责任。康熙励精图治,百姓安居乐业,琳琅以她对康熙无私的爱与支持终获孝庄认可。不久,容若为保护康熙身亡。康熙与琳琅痛失挚友,两人琴箫和奏如泣如诉。

1集 - 帝王落难 偶遇良儿

清圣祖仁皇帝爱新觉罗•玄烨是清朝第四位皇帝,年号康熙。康熙帝8岁登基,14岁亲政,在位61年,他少年时就挫败了权臣鳌拜,成年后先后取得了对三藩、明郑、准噶尔的战争胜利,奠定了清朝兴盛的根基,开创出康乾盛世的局面,被后世学者尊为“千古一帝”。但这样一位雄才伟略的帝王,也有他曾经汲汲以求,却遗憾错失的东西。

清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帝王爱新觉罗•玄烨,亲政已经两年,但大权仍旧掌握在以鳌拜为首的四位辅政大臣手中,尤其鳌拜因功倨傲,根本不把小皇帝放在眼中。玄烨计划生擒权臣鳌拜,令纳兰容若等一众少年埋伏于大明殿内,然后宣鳌拜晋见。鳌拜大摇大摆地走进皇宫,玄烨装作与殿内少年练习摔跤,要鳌拜指点他们武功,鳌拜斥责皇帝无闹,整日不学无术,纳兰容若出言相激,终逼得鳌拜动手。

鳌拜身为大清第一武士,勇猛异常,二十余名少年很快被他打倒,鳌拜气定神闲地坐上皇帝宝座,突然宝座被推倒,十余根粗壮的铁链把鳌拜绑了起来。鳌拜兽性大发,挣脱锁链挥向玄烨,容若反身将皇帝压在身下,自己挨了重重的一鞭,皇帝急中生智,咬牙将锁链一端绕在殿前的汉白玉石柱上,鳌拜大发神力扯动铁链,正将皇帝逐渐拉近时,折断的汉白玉石柱越过皇帝,飞速撞上鳌拜面门,鳌拜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众少年一拥而上将鳌拜生擒,玄烨当众宣布鳌拜罪行数条,判其终身监禁。

鳌拜被擒,皇宫外声势浩大的余党清剿随之开始,这日正逢察哈儿亲王阿布鼐之女良儿十岁生辰,阿布鼐与纳兰明珠家是表亲,尤其容若与良儿感情最好,容若临入宫前为良儿送来风筝一只,说要与皇上去捉大坏蛋。阿布鼐是鳌拜党羽,他无意中听到容若的话,想进宫向鳌拜报信,却在武门前被纳兰明珠劫住,纳兰明珠当场宣读圣旨,将阿布鼐囚禁于春和居。鳌拜众党羽眼见风向要变,计划先救出阿布鼐,阿布鼐长子在别人的撺掇下,与众人一起冲进春和居,斩杀了看守阿布鼐的近卫军,阿布鼐暗怪长子糊涂,如此一来,全家形同造反,将绝无生机了。

纳兰明珠接到消息进宫通报皇帝,太皇太后告诉皇帝,擒鳌拜只是个开始,宫外还有他的大批余党,年少的皇帝当庭下令,让纳兰明珠全力通剿鳌拜余党,如遇反抗格杀勿论!良儿与娘亲哥哥在后园玩耍,开心地向哥哥阿思海索要生日礼物,阿布鼐慌张地逃回府中,让大家收拾行李立即就走。纳兰明珠率官兵来到亲王府外,他觉得阿布鼐是其妹夫,自己不方便入内,便暂时回避了,领军的将领带兵闯入亲王府,正碰上欲逃亡的阿布鼐一家,阿布鼐大儿子愤起反抗,官兵因此对阿布鼐全家大开杀戒,良儿目睹全家被屠,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口,额娘临死之前叮嘱良儿,要她去纳兰府找容若哥哥。

良儿一路打听着去投奔纳兰家,却被人贩子拐跑,醒来发现自己被双手捆绑,囚禁在一辆马车上。皇帝与纳兰容若微服私访,他让容若在外面叫自己“叶三”,两人 在街市碰上有人偷取钱财,便一路追到了郊外,容若与皇帝走散,皇帝一人追踪小偷误中埋伏,鳌拜的死卫前来行刺,欲置皇帝于死地,幸亏玄烨武艺高强,险险避过死关,他抢过一匹马夺路而逃。良儿趁人贩子不备,从飞驰的马车窗中跳下,想要乘机逃走,人贩子发现后追了过来,危急时刻正与皇帝相遇,皇帝将良儿拉到马上,两人一起驾马逃走。身后追兵眼看就至,良儿在马后捆上树枝,让马儿引开追兵,两人就近躲了起来,皇帝在一块石头上留下记号,说有人会找到自己。皇帝与良儿到山洞暂避,良儿为受伤的康熙捆绑伤口,而后又用哥哥教自己的方法生起了火,康熙赞叹不已,良儿想起死去的哥哥,却潸然泪下。

皇宫之内,皇帝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开,皇太后命亲卫们立即去寻找皇帝,亲卫们赶来碰上容若,容若看到皇帝留下的记号,推测他应该就在不远处。良儿想起亲人的惨死悲痛不已,皇帝在她手心画了一只老虎,让这只百兽之王保护她,并让她把自己当作亲人。皇帝听到外面有人寻来,他拉着良儿走出山洞,见那些追杀自己的人已经追了过来,皇帝决定独自去引开敌人,他与良儿约定三日后,在护国寺相见,便夺下一只马,把良儿推上了马背。

2集 - 隐姓埋名 入宫为婢

负伤的皇帝独自挥剑冲向刺客,良儿喊着皇帝的名字“叶三”,被飞驰的骏马带走。就在皇帝不支倒地时,容若与亲卫们及时赶到,将刺客斩杀殆尽。皇太后听说皇帝被鳌拜党羽袭击的事情,命令纳兰明珠将其党羽全部剿杀,并警告他不得徇私舞弊。纳兰明珠忧心忡忡地回到府中,却碰上良儿投奔而来,纳兰明珠不想留下这个祸患,容若与姐姐极力相劝,明珠感到十分头疼。容若到房中安慰痛哭的良儿,好不容易才劝得她安睡,纳兰明珠忧闷不已,他的义子纳兰逸察言观色,决定为义父除掉良儿。

纳兰逸深夜刺杀良儿,就在刀要砍上她的瞬间,容若从后面将刀架住,良儿仓皇而逃。纳兰逸很快追踪而至,一脚将良儿踢下花园的深水池中,良儿的头撞到水中的硬石上,顿时血溅当场。容若扑下去抢救起良儿,容若的姐姐扯下袭击者的面巾,看到是纳兰逸,顿时明白了一切。良儿醒来忘记了所有,忘记了家门被屠,也忘记了与叶三的约定,她时常站在水边,问自己是谁?容若为保护良儿为其改名卫琳琅,留在府中照顾,良儿一直觉得自己似乎在等什么人,容若将一枝玉兰花放到她的手中,说他就是那个良儿等待的人,而此时的皇帝在护国寺等到日落,也没有见到良儿的身影。

时光荏苒,容若与琳琅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感情笃深,但纳兰明珠忌惮琳琅身份引来祸患,偷偷把她送入宫中为婢。这一年,皇帝率大臣外出行围,一时兴起与容若斗起了摔跤,皇帝的行帐远处,一群辛者库的婢女也在饶有兴味地猜测着比赛的输嬴,年轻英俊的帝王和大清第一才子各有拥护者。皇帝与容若难分胜负,快马送来前方的捷报,这让帝心大悦,比赛之后,皇上与容若一起去泡温泉,皇帝问起容若的婚事,想要为他指一门好亲事,容若早已心念良儿,拒绝了皇帝的提议,皇帝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女子,能入得了这位好兄弟的法眼,容若告诉皇上,他在等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

皇帝兴尽返回营帐,几个押着蔬菜的太监慌忙跪地避让,良儿的哥哥阿思海就混在这些人中,他看着骑在马上的皇帝,始终难忘血海深仇,眼中泛起仇恨的光芒。贴身太监小德子在为皇上穿衣时,发现皇上的衣服上有一个破洞,他想把衣服扔掉,皇帝认为这样太浪费,交代只让他缝补好就行。小德子拿着衣服去找辛者库的掌事玉姑姑帮忙,玉姑姑见是皇上的衣服,不敢轻易接下,婢女画珠却莽撞地接过衣服,应下了这门差事,玉姑姑责怪画珠行事轻率,皇帝的衣服缝补不好,是要被怪罪的,画珠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突然想到一个人,说可以找她帮忙。

河边,一群辛者库的婢女正在洗衣,突然一条小蛇游了过来,把大家吓得都尖叫起来,琳琅冲过来,伸手拎起了这条小蛇,告诉大家这是没有毒的,姐妹们见琳琅如此胆大,纷纷佩服得不得了。画珠找到卫琳琅帮忙缝补皇上的衣服,因为整个辛者库她的绣工是最好的,卫琳琅不忍见画珠受罚,笑着答应了她。玄烨一直留着良儿当年为自己裹伤的手帕,暗中派人打听她的下落,但几年来一直没有消息,他不死心,让小德子继续派人寻找。卫琳琅辛苦了一夜,终于缝补好了皇上的御衣,为了看起来更美观,还在破洞上面绣上了一朵玉兰花,画珠看了赞叹不已,直赞她心灵手巧。皇上听说容若与侍卫们在玩一个抢羊的游戏,高兴前来围观,纳兰容若拔得头筹,皇上夸他文武双全,侍卫阿林突然发疯一样冲向皇帝,近在身前的纳兰容若一拳将其打倒,皇上质问阿林是怎么回事,阿林说自己也不明白,只是头脑突然发热,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了,皇上没有轻易责怪,让容若找个御医给他好好看看。

画珠陪了琳琅一夜,再也睁不开眼睛去给皇上送衣服,琳琅答应帮她送去,小德子接过缝补好的御衣,十分惊喜,他拿回帐中呈给皇上,皇上看也没看,只让他先放起来。琳琅深夜独自外出,在玉兰树下跳舞,漫步走近的皇帝看她的样子有些眼熟,追问他们是不是曾经见过,琳琅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就走开了。容若来到溪边,见到一位婢女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他以为是琳琅,飞快地跑过去叫她,那婢女转过头来,却是一个容若不认识的人,容若不由得大失所望。皇上回到营帐,无意中看到缝好的衣服上,绣着与琳琅的手帕上一样的图案,心里非常疑惑。

3集 - 暗中下毒 居心叵测

皇上询问小德子衣服是谁补的,小德子回答是辛者库一名宫女,皇上迫不及待令小德子将那宫女宣来。良儿的哥哥阿思海,化名长庆隐藏在太监中,他半夜秘密去见一名神秘女子,神秘女子交给他一瓶药,让他按计划行事。两人刚刚商谈完,长庆发现外面一名小太监偷听,他上前与其打招呼,趁其不备将他杀了。小德子前往辛者库宣召为皇上补衣服的宫女,画珠抢先而出,说衣服是她补的,小德子领她去见皇上,皇上心中存着一丝希冀,期望她就是自己寻找的良儿,但当画珠唱起童年的歌谣,皇上知道这只是一个误会而已,他意兴阑珊地让人打赏了画珠,便让她下去了。画珠高兴地回到辛者库,叮嘱琳琅一定不要把补衣服的事情说出去,琳琅本不想攀龙附凤,便答应了她。

琳琅在河边一边洗衣,一边唱歌,皇上被她的歌声吸引着走了过来,却一不小心撞倒了晾衣服的架子,所有刚洗好的衣服全都倒在了地上。皇上撒谎说自己是侍卫,琳琅不疑有它,让他把所有的衣服重洗一遍,皇上哪里会洗什么衣服,琳琅看着他的架式目瞪口呆,两人将洗好的衣服一起拧干,皇上一使劲,把琳琅拉到了自己身上,琳琅责怪他办事不利,觉得还是自己洗比较快,便把他打发走了。皇上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河边,回到营帐,小德子见皇上的衣服全都脏了,皇上担心脏衣服送到辛者库去,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便让小德子亲自洗。

长庆趁夜黑悄悄往侍卫的饭菜里下毒,第二日官兵们都吃了下去,纳兰容若带人来换岗,阿林向他禀报,最近几日不知为什么,老是觉得头脑发热,控制不住自己,容若心中疑惑,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卫琳琅在林中捕捉一只小兔子,皇上却突然出现,让小兔子溜走了,皇上帮琳琅抓到小兔子,琳琅说这只兔子受伤了,刚才她看见这只兔子一直在往树上撞,皇上打算请个御医给兔子瞧瞧,琳琅对他能叫动御医非常吃惊,皇上撒谎说自己有个亲戚是当御医的,琳琅信以为真。几位御医被兴师动众地叫来,却是给一只兔子看病,御医诊断这只兔子竟然是中了一种名叫罗因曼陀罗的毒,服下这种毒之后,会让人情绪激动,渐渐控制不住自己,长期服用,还会成瘾。

皇上正要准备用午饭,营帐外的侍卫却突然失控,发狂一样地冲了进来,纳兰容若及时赶到,将躁动的侍卫拿下,皇上告诉容若,这群侍卫并不是造反,而是中毒了!他下令将今日之事隐瞒下来,谁也不准吐露半句。长庆再次秘密与神秘女子相见,他始终觉得在皇上身边的人下毒,成功的几率很小,神秘女子让他听自己的指挥,待几日后侍卫暴动,就是杀死狗皇帝的最好时机。皇上扮作侍卫夜探做饭的营帐,亲眼看到一名蒙面黑衣人到此下毒,他正要跟踪此人,走出营帐却撞见了琳琅,琳琅听说几名侍卫今天在吃兔子火锅,怕自己的小兔子被害,特意来找皇上要回兔子。皇上不想暴露身份,拉着琳琅返回做饭的营帐,被赶来的纳兰容若堵在了里面,琳琅与皇上躲在暗处,她一抬眼看见了纳兰容若,顿时愁绪满怀,回想当日在纳兰府中,两人相处的甜蜜时光,但现在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皇上出声召来容若,琳琅赶紧藏好,容若看到皇上的衣角,知道在这里躲着的是什么人了,皇上暗地里向容若使眼色,容若会意没有说出皇上的身份,琳琅趁没人注意自己,悄悄地离开了,她现在还不能见纳兰容若。

琳琅在河边与一群姐妹晾衣服,她无意中看到了纳兰容若,赶紧躲了起来。容若看到一名婢女很像琳琅,跑过来叫她,那婢女一回头,却还是那天在河边误认的那位,纳兰容若对两次失误深感抱歉,那宫女名叫翠隽,她对容若的才名早有耳闻,借机向容若讨要一首词,并指名是“一生一代一双人”的那首。翠隽很快得到了容若手书的一首词,她在营帐里欣赏,见琳琅进来,忙藏到了被角里,琳琅根本没注意翠隽的神情,自再次见到容若,她便变得失魂落魄。半夜里众人都睡了,翠隽偷偷拿出容若的词作欣赏,琳琅被吵醒,小心翼翼地移过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当她看到那熟悉的词作和书法时,顿时愣住了。

4集 - 花丛湿吻 情丝暗动

翠隽告诉琳琅,这首词作是纳兰大人送给自己的,琳琅想起这首词,正是纳兰为自己所作,不禁心酸异常。侍卫暴动被皇上压下的事情被神秘女子得知,神秘女子告诉长庆,下毒计划失败,他们必须另想他法,长庆建议借刀杀人,神秘女人让他乖乖听指挥,他已经不是当年的贝子爷了,长庆暗中咬牙。皇上提着小兔子来给琳琅,琳琅见兔子伤好,想把它放了,皇上却抢过兔子,说还想再养几天,琳琅抢不过皇上,生气地发誓再也不理皇上了。

行围的重头戏——赛马大赛正式开场,皇上与容若一马当先,琳琅在花丛中采花,不防皇上骑马而来,皇上让她赶紧让开,琳琅躲避不及,皇上也被摔到了马下,两人一起滚到花丛中,嘴唇紧紧贴到了一起。琳琅赶紧推开皇上,皇上咬牙闷哼了一声,琳琅发现皇上受伤,掏出手绢为他细心包扎,皇上见琳琅的包扎手法,与当年良儿为自己包扎的一模一样,奇怪地问她为何会这样包扎,琳琅让他少啰嗦。皇上赛马受伤,清理赛道的首领前来领罪,皇上命两人都下去领二十大板,走出营帐,两位大人互相指责,之后分成两队前去盘查。陈统领发现一名形迹可疑的小太监,走上前去质问,长庆回过头来,给了他一记飞镖,陈统领顿时殒命。陈统领迟迟未归,海大人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没有派人去寻找他。

皇上在琳琅为自己包扎时,发现她的手特别粗糙,他下令给辛者库的宫女每人派一瓶羊脂膏,以后按例发放。纳兰容若又到洗衣的河边转悠,但在琳琅的刻意躲避下,还是没有见到他。皇上将包扎的绷带拆了下来,又来找琳琅给自己重新包扎,琳琅借机向他打听,宫内侍卫的生活如何,皇上的脾性如何,皇上借机把自己吹得仁慈无比,再问琳琅的包扎手法从何处学来,琳琅认为这种无聊的问题,根本不需要回答,反问皇上为什么会吃饭,皇上被他噎得一愣。

辛者库的宫女收到羊脂膏,纷纷感念皇上的大恩,皇上告诉容若,他遇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陈统领被人发现死于陷阱之中,全身被竹竿洞穿,细心的容若向皇上禀报,他怀疑陈统领不是死于意外,他胸口有一处切口平整的伤口,并非是竹竿所伤。这时有一侍卫向皇上反映,海大人在昨日清查赛道时,曾与陈统领发生过争执,之后他独自离开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海大人在营帐内独自饮酒,长庆突然出现,并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原来当年察哈尔亲王全家被杀,海大人和陈统领都是执行人之一。海大人顿时醒悟,陈统领是死于他手,但他明白得太晚了,长庆使力将海大人打晕,之后又将其扮作跳崖自杀的假象,恰被赶来的容若瞧见。

容若赶回营帐向皇上禀报,皇上不相信海大人会自杀,肯定是被人谋害,他下令让容若抓紧调查。神秘女子再来凉棚与长庆相见,她掀开斗篷,却是玉姑姑,玉姑姑斥责长庆擅自行动,如今他只是除去了皇帝身边的两个爪牙,弄得打草惊蛇,两人正在谈着,琳琅却因为躲雨闯了进来,长庆急忙躲到了里面,玉姑姑假装镇定与琳琅寒喧,琳琅追问刚才与她说话的是什么人,玉姑姑小心地隐瞒了过去,琳琅没有任何怀疑地走了。长庆让玉姑姑杀死琳琅,以绝后患,玉姑姑与琳琅朝夕相处,心有不忍,但在长庆的劝说下,仍然决定动手。玉姑姑返回营帐,见只有琳琅一人在忙活,她手持剪刀悄悄靠了过去,琳琅手中的东西却突然打翻,把她吓了一跳,辛者库的婢女冲了进来,玉姑姑只得把剪刀收了起来,众人追问发生了什么事,琳琅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准备给玉姑姑熬的姜汤洒了。

皇上与容若一起去检视海大贵的尸体,皇上令人解开他的外面的盔甲,发现里衫全部破碎,推断这外面的盔甲是后来有人给他穿上的,海大人是被人谋害而死,容若对皇上的智慧深深佩服,皇上令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军中开始进行严密的盘查,长庆和玉姑姑小心应对,长庆提议由琳琅当替罪羊,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玉姑姑犹豫着答应了。琳琅向玉姑姑告假,要趁夜去河边一次,因为她与皇上约定好,今晚亥时三刻要在那里取回自己的小兔子,这话正中玉姑姑下怀,玉姑姑拿了一件披风让琳琅披上,嘱咐她快去快回。

5集 - 误中圈套 受尽酷刑

琳琅来到河边,皇帝提着小兔子前来赴约,他一直怀疑琳琅就是当年的良儿,所以一再的试探,怎奈琳琅早已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皇帝发现琳琅与良儿有诸多相似之处,不仅会唱良儿的那首童谣,还在手心里画小老虎,这让他更加确定琳琅就是良儿,原来他一直在自己身边。长庆披着与琳琅一样的披风,故意在河边生火引起侍卫生疑,侍卫发现了长庆遗失的因陀罗散,沿着河边搜索,他们发现了独自返回的琳琅,把她当成投毒者抓了起来。

纳兰容若带领一众侍卫,再次来到海大人投崖的地方,他冒险跳下悬崖,发现之下另有天地,原来海大人真的是被谋杀的。琳琅不肯招认自己是投毒者,说侍卫叶三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侍卫首领因此认为她在撒谎,因为侍卫中根本没有一个叫叶三的。侍卫为让琳琅招认,对其使用酷刑,幸亏皇上赶来询问审讯情况,听到帐内的惨叫声,急忙冲进来将她救下。琳琅在陌生的营帐醒来,发觉骗自己的叶三就在身边,气愤地打了他一巴掌,刚进营帐的小德子看到这一幕,尖着嗓子直斥她大胆,竟敢掌掴皇上!受惊过度的琳琅不知如何收场,索性双眼一闭假装晕了过去。

皇帝知道琳琅是在装睡,与小德子一唱一和地捉弄她,一会儿要用针扎,一会儿要脱衣服,琳琅吓得连忙下床下跪,向皇上请罪,皇上关心琳琅的伤势,见她没有大碍,让小德子送其回去,并召御医为其诊治。纳兰向皇上禀报自己的崖底的发现,原来海大人确实是被凶手推入崖底致死,而后凶手又伪装成海大人的样子,跳下悬崖让众人看到,自己却攀着藤蔓荡到了崖底,给海大人换上了完好无损的外衣,等侍卫们赶到,凶手已经逃得没影了。除此之外,纳兰还发现了杀死陈阿泰的三角飞镖,确定二人都是被人谋杀,而且凶手可能是同一个人。

营帐周围盘查日严,玉姑姑觉得长庆迟早暴露,让他去向皇上自首,以免连累他人,长庆表面上答应着,心里却另有一番打算。长庆要玉姑姑给自己做一双新鞋,之后把这双鞋送给了太监长胜,并交给他玉姑姑的纸条,要他依上面所写的行事。长胜冒险行刺皇上,暴露后仓皇而逃,长庆在半路将其劫住,长胜看到劫住自己的长庆,明白是他故意设计陷害自己,他知事已无可挽回,举起尖刀自尽而亡。容若在长胜的营帐内搜到了数封密信,证明他确是下毒及杀害两位统领之人,皇上认为此案可结,他让容若好好嘉奖那位抓住长胜的太监。

玉姑姑找到长庆,质问他陷害长胜之事,两人一言不和动起手来,长庆武艺高强,玉姑姑奈何不得,长庆劝玉姑姑想开些,说到底长胜只是一枚棋子,留着他比长胜用处更大,玉姑姑气愤地撒了手。琳琅伤势渐复,皇帝暗示小德子带她来给自己赔罪,琳琅见到皇帝再不敢造次,请求皇上饶恕自己先前的不知之罪,皇上用御笔将她的脸画成了老虎的模样,并让她回去好好想想,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琳琅不明白皇帝的用意,愁眉不展地回到辛者库,众姐妹看到她的样子都大笑起来,琳琅想赶紧把脸洗干净,玉姑姑却告诉她,这是御笔所画,没有皇上的旨意,谁都不能洗去。

纳兰到辛者库附近,在众多的婢女中细细查看,还是没有见到琳琅,他失望地转身而归,而琳琅脸上被涂得乱七八糟,正在抻一条洗好的床单,两人再次错过。黄昏时分,小德子又来宣召琳琅,让她为皇上重新包扎伤口,皇上看到她就这样子过了一天,心里又生气又好笑,他把琳琅叫到身边,用手帕将她脸上的墨迹擦去,然后问她是否想起了什么?琳琅不知道皇上到底让自己想什么,皇上疑惑地皱起眉头,他很难相信琳琅会连那么重要的人和事都可以忘掉,她不是装的,就是记性太差。

手机台app下载

网友评论

    论坛热点

    免责申明

    1、凡本网已作出"不得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及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均不可任意转载。对不遵守本声明、恶意使用、不当转载或违法引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行政责任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2、已经本网协议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转自(或引自)济南网络广播电视台"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时事新闻类或资料性质的公共免费信息务必合理和善意的引用,不得进行曲解和修改。此项内容的引用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在本网论坛、微博、评论等应用中,由用户发表的文章、图片、视频、评论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作者自负。

    4、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博聚网